“大志,你怎么才回来,快回你家看看,你家出事了。” “大志哥,快去你家看看。” “大志,你家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 傍晚,在王大志和张顺利背着药篓,带着灵芝由楼前村回到孤石村后,在村小卖部广场处,几个闲聊的村民便对着王大志喊道。 “什么情况,是赵江派人来找我麻烦了?” 听到村民的话,王大志顿时懵了。不过转瞬间他便想到,一定是赵江派人打上孤石村,来找他家的麻烦了。毕竟昨天他砍了郑二黑一把手,按照赵江的秉性,这事赵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 “顺利,和我回家。” 背着药篓,王大志立刻向家中跑去。他现在很担心他爹他妈和王华华,虽然提前安顿好了三人,但三人要被郑二黑找到,那可真就出大事了。 “大哥,你等下我啊。” 看着一瞬间便冲出十几米的王大志,张顺利十分无语。他就搞不懂了,王大志怎么就突然这么牛逼,拼体力便把他轻松甩了八条街。 要不是王大志办事说话还是那个德行,张顺利还真怀疑王大志不是王大志,而是被借尸还魂的其他人了。 “混蛋!” 等王大志快速冲回王家时,眼前的一幕让王大志顿时目眦欲。曾经温暖和善的小屋,此刻全是一片残垣断壁。烧焦的墙壁和满地的灰烬,无不证明之前王家祖屋经历了什么。 一场大火,一场人为的大火烧毁了一切! “赵江郑二黑,你们找死!” 紧握双手,王大志任由指甲刺进手中,任由手掌上鲜血流淌。他眼中满是恨意,此刻他对赵江和郑二黑的恨,远胜之前十几倍。 之前的事虽然郑二黑做的很不地道,但毕竟是王家欠钱在先。王大志虽然砍断了郑二黑的手,但他并不会不还钱。只要赵江不找王家的麻烦,那这钱王大志绝对会把钱还给赵江。 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王大志虽然浑,但却不会失去做人最基础的底线。否则,他也不会冒险再上黑鹰峰。 至于郑二黑的事,王大志做的便是王大志做的。赵江和郑二黑想要报仇,那王大志便会接着。只要不央及父母亲人,那不管赵江和郑二黑做什么,王大志都会独自接下。 但现在赵江做的事,却是彻底激怒王大志。盯着面前烧毁的房屋,王大志眼中满是熊熊怒火。烧屋之仇,王大志一定会报! “赵江,郑二黑,此仇不报,我王大志誓不为人!” 眼中闪过一丝厉色,双眼通红的王大志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势,这样的气势,让王大志身旁的人都不自觉的躲开王大志。 “报仇。” 怒火攻心,王大志便想骑车杀向高塘镇,去和赵江与郑二黑拼了。 “大志,冷静大志。” “大志哥,敌众我寡,我们现在去是送死。” “大志。” 同在村内的王大志三个发小,张顺利杜宝根和魏鹏都聚了过来。张顺利和杜宝根拦住了王大志,劝阻王大志不要冲动。魏鹏则提着一把打猎用的砍刀,不擅长说话的他,只是冷冷的站在王大志身旁。 显然,王大志想要动手,那魏鹏绝对会二话不说的跟王大志一起去。 “大志,冷静一下。我们不是赵江的对手,现在冲过去,只能白白浪费了性命。”张顺利抓着王大志的胳膊,清醒的他对王大志低声喊道:“大志,报仇可以,但不是现在。” “顺利,再摇我就被你摇吐了。” 深吸一口气,王大志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怒火。他知道张顺利说的没错,他虽然获得了古族传承,但刚刚获得了古神传承的他,实力还很低。仗着身体的强悍,一个人打三五个人还行,但人数一多,他也只能被人群殴。 “大志哥,下午郑二黑带了三十几号人过来。等了几个小时你家里没人,便一把火烧了你家后,带人离开。” “他临走时放了一句话,说断手之仇他记着,你能躲的了初一但躲不过十五。他让你等着,早晚要打回来。” 杜宝根看着王大志,低声对王大志说道。杜宝根在郑二黑放火烧王家时便赶了过来,一开始他还想阻拦,但看到郑二黑带着二十几号小弟,人人手里都有一把砍刀。这么一来,势单力薄的杜宝根也只能忍着。 “嗯。” 王大志冷声点头,现在他很庆幸昨天他就安顿好了父母和妹妹,否则今天这事,恐怕不止烧了屋子,会更糟。 “羞先人呢,我的房子,我的房子啊。” 不知谁泄露了消息,从张顺利家赶过来,王母詹秀芳扑在房子废墟上,便撕心裂肺的哭喊着。房子是王家的根,没了房子,王家只能寄人篱下。 “烧吧,烧了好,一了百了,一了百了!” 支着拐杖,王父王富贵站在废墟前,眼中闪烁着滚烫的泪珠。但眼泪并没有落下,因为王富贵不仅没有哭,反而却笑出了声。 虽然是笑,但经历过世事的人,却都知道这笑中蕴含的悲痛。 “王大志,你个混蛋。你要不砍断郑二黑的胳膊,他怎么会烧了咱家屋子。你个混蛋,王大志你个混蛋。” 见到王大志走来,泪流满面的王华华立刻冲到王大志身前,对王大志又哭又打。 “华华。” 杜庆月拉住王华华,有些担忧的看了王大志一眼。 “大志,这事啊,不好办,不好办。” “郑二黑做的也太过了。” “这事,难,难。” 看到王大志走来,王大志的几个叔伯姨娘和姑舅婶母都摇头叹息。这些人虽然在叹息,但却没一个人说拿钱给王家盖新房子。显然,这些亲戚都觉得王家是完蛋了,把钱借给王家,那一定会打水漂。 都是农民,谁家的钱也不是白来的。虽然是亲戚,但在红花花的钞票面前,亲戚又算个刷? “妈,房子塌了咱们盖新的。反正房子也该换了,没事。”拉起趴在废墟上哭喊的詹秀芳,王大志对詹秀芳低声说道:“妈,相信我,我一定给你和爸盖一栋全村最好的房子。” “大志。” 拉着王大志的手,詹秀芳还是满脸泪水。她显然不相信王大志的‘大话’,认为王大志是在安稳她。 “嘘,王大志还想盖新房子,真是可笑。” “可不是,就王家那个情况,还想盖房,做梦呢。” “我看王家是玩了,如果全家一起出去打工,或许还没事。要留在村里,早晚会被赵江和郑二黑怼住。” 围来看热闹的一众村民对王大志和王家几人指指点点,显然都不看好王大志和王家,认为王家是彻底完了。 “咳咳,咳咳咳咳。” 这时候,伴随着一阵干咳声,议论纷纷的众人却同时闭嘴。只见到人群裂开一条缝,王家老大,王大志的大伯王富强和村长赵元利以及村里几户大姓的领头人,便扶着一位胡发花白,身穿中山装,拄着龙头拐杖的老者走来。 所有人都恭敬的看着这位老者,就连一直打闹王大志的王华华和哭喊的詹秀芳,此刻都一个停手呆立,一个压制泪水的低声抽泣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chinazl5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