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佚名 温柔的诱惑

看着张海面孔,王子乔又将宿舍的门给关上了:“要不,咱们干一架吧,谁输谁请客,但有一点,不许告诉辅导员,谁告诉辅导员,谁是王八蛋!” “啥?”张海等三人同时瞪大双眼,傻愣了半天。 “草,狗日的,给你脸你不要脸!”张海对准王子乔的脑袋就是一拳。 王子乔早就有所准备,身子后仰,顺手将带有靠背的凳子拿起来,挡了一下。 张海一拳打在椅子腿行,疼的直呲牙,还未等他继续追打,王子乔便抡起椅子,对准张海劈头盖脸就砸了过去。 嘭! 张海当场就趴了下去。 而一旁的刘勇见此,也拿起凳子,对准王子乔的后背就砸了过去。 王子乔毕竟刚刚接受外来的记忆,根本还没有很好的适应,一下子被砸了个正着。 碰! 凳子面的尖角正击在了王子乔的后背上,使得王子乔也趴了下去。 王子乔被打倒之后,刘勇抬腿又是一阵猛踢,而张海也已经爬了起来,同样是拳打脚踢。 王子乔只能双手抱头,尽可能的护住要害,有心像在操场时那样,用眼神挪移东西,可是却发现还是做不到了。 那个时候,完全是由钻入他脑海之中的魔法师做主导,现在他吞噬了魔法师的灵魂,对魔法的使用根本还不熟悉,所以此时只能挨揍。 “张海,张海,够了!”一旁的赵忠急忙上前,从后面抱住了张海。 张海这才愤愤停手,大骂道:“死胖子,跟我斗,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!哼!” 张海带着刘勇离开了宿舍。 赵忠看了一眼王子乔,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 王子乔点了点头:“没事!” 赵忠不再言语,暗自摇头,也离开了宿舍。 王子乔站起身来之后,只是沉思了一会,便知道了自己的原因,必须要加强体力训练,增强气血,磨练自己的意志力,让魔法师的残魂,尽可能的与自己的灵魂完全的融合。 “变强,只有变得更强,才能将他们真正的踩在脚下。两天,最多两天!”王子乔双拳紧握,暗道一声,便下出了宿舍。 很快,他就来到了饭堂,翻开了自己的钱包,还有几百块。 他家里也并不算太富裕,在山海市只能算是中等之家,老爹是一家工厂在本市的办事处主管,母亲开了一家小服装店,家庭月收入有一两万。 父母虽然因为工作比较忙,不怎么关心他的学业,可是在生活费上却十分大方,每个月两千块钱,不出意外的话,足够吃饭了。 …… 大学是没有晚自习的,王子乔吃过饭之后,便开始琢磨脑海中的魔法师记忆。 拥有强大的体魄,也是王子乔以前梦寐以求的,新的记忆有一整套炼体和提升精神力的方法,这让王子乔有一种重生的感觉。 当然,王子乔也知道魔法是不能随便使用的,一旦被人知晓,很有可能就会被抓起来当小白鼠,所以,即使以后会魔法,也要尽可能的不用,拳脚也就成了首选。 离山海大学西门千米左右,有一个叫山海湖的大湖,面积有三四十平方公里,山海湖也是整个山海新城的中心,被市政府规划为山湖公园,湖中央还有十多座小岛,与陆地有小桥相连。 山海市最好的高中和大学、最贵的别墅、最好的酒店,以及市政府的大多数权利机关,都在山海湖附近。 这里的游人不绝,湖泊四周的路灯整夜不熄,夜市也非常的红火,时不时还有警察巡逻待命。 山海大学的学生也经常到这里约会游玩。 王子乔来到这里之后,挑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将衣服藏在湖边的花丛之中,而他则翻过湖边栏杆,跳入湖水,慢慢的走向湖中走去。 山海湖底因为整修的原因,并没有什么淤泥,除了湖中心之外,大部分都是用石子和砖头的残渣铺砌而成,不过这里却也禁止游泳,以免发生意外。 心怀忐忑的王子乔,开始闭着眼睛,感应着水中的魔法元素,那波光粼粼的水面,就仿佛一个个生命体,当王子乔使用精神力包裹它们之后,它们就如同听话的孩子,纷纷向王子乔扑了过来,更有少量的钻入了王子乔的体内。 “嘿?真的成功了?”王子乔心中窃喜,渐渐地就远离湖边,头也慢慢的没入了水中,在湖水里,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窒息,那些水元素好像可以带来最为新鲜的空气。 来到五米深的湖底之后,王子乔没有再去更深的地方,用另外一个记忆中的方法,来掌控身体,闭气运转魔神诀功法,双拳挥舞,在湖底练习拳脚。 他的湖底,只需要每半个小时呼吸一次即可,水元素入体,不缺乏氧气,随着肉身的不断增强,以后他在水底所呆的时间也会逐渐增加。 从湖面看去,王子乔所在的区域,就仿佛有一只大鱼在不断的翻滚起浪花,湖水更是慢慢的形成了一个漩涡。 在湖中呆了近两个小时,王子乔才停止练习,沿着湖底,向湖边走去。 只是,当他露头之后,就发现岸边栏杆后,居然站着一个女子,此女子个头足有一米七,长发披肩,一身红色连衣裙,春风吹拂,勾勒出优美S形的曲线,虽然此处没有路灯,光线较为昏暗,但王子乔那敏锐的目光,依旧可以看到此女子长得极为美丽。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王子乔,那目光中带着几分好奇,不过仅仅几秒钟,女子便惊叫一声:“呀!” 她似乎被突然从湖底出来的王子乔吓到了,惊叫之后,转身就跑,可是由于太过于慌张,又穿着的高跟鞋,刚刚跨出两步,便直接摔倒在地。 女子的反应也把王子乔吓了一跳,急忙又缩回了水里。 而岸边摔倒的女子疼的眼泪几乎流了出来,再加上害怕湖水中突然出现的人头,她浑身都在颤抖,扶着栏杆,勉强又爬了起来,畏惧的向湖里又看了一眼,发现湖水中什么都没有。 “难道是我看花眼了?”女子暗道一声,弯腰看了看自己被扭着的脚踝,取出手机,有心打电话,可拨了好几个号,都在未接通的时候,她自己挂掉了,似乎在赌气。 蹲下身子,女子只能自己揉着脚踝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chinazl5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