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女人光着全身照片

小萝莉大惊,泪水簌簌而下,求救似的望向邢傲飞。那梨花带雨的模样,令他心中着实不忍。 慌忙上前,对判官道:“慢!我有话讲。” 判官连忙笑着说:“亲,您说,您说。” 邢傲飞心想:在孟婆面前,应当给判官些颜面,也好让他在自己找媳妇的大事上留些余地。 邢傲飞微微躬身,吓的判官连忙回礼:“判官大人,我觉得小萝莉......呃......不是,是女娣罪不至此,事由我而生,亦当由我来处置,不是么?” 判官谄笑道:“合理,合情,亲您说的没错。” 邢傲飞腹中千回百转,干咳一声有了解决的法子,笑了笑道:“我觉得应当将女娣派作我的引路使,也好指引我在重生的道路上前行不是。” “这......”判官面露犹豫,“这不合规矩......” 邢傲飞再次微微躬身,打断他的话道:“那我还是不要重生,回地府去写评论吧。” 判官欲哭不能,连忙叫道:“虽不合规矩,但规矩是死的,鬼也是死的,死死得活,我同意了。” 话毕,他转身看着小萝莉女娣笑道:“你也听到了,这位亲救了你一魂,以后你一定要在亲的人生路上发光发热哦。” 小萝莉女娣连忙点头,躲在邢傲飞身后。 孟婆呵呵一笑,对邢傲飞说:“那么,请这位小友来喝孟婆汤吧。” 邢傲飞左右看看,奇怪道:“就这就完了?” 孟婆不解道:“小友有何疑问?” 邢傲飞左看看右看看,几番寻找:“古书云:孟婆有三姝:孟姜、孟庸、孟戈,皆红裙翠袖,妙常筓,金缕衣,低唤郎君,拂席令之坐。” 孟婆微微一笑:“皆是世人讹传,此地无孟婆庄,只有一桥,一碗,一老妪。” 邢傲飞变得无精打采:“那就是说没有美丽的孟姜、孟庸、孟戈了?也没有他们的陪伴咯?只有你个老太太咯?” 孟婆眼角挑了挑,哭笑不得:“小友的意思是......” 邢傲飞打了个哈哈,忙掩饰道:“哈哈,没什么,只是好奇而已。”他接过孟婆手中的破碗,朝里面看了看。 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抬起头看着孟婆道:“孟婆大大,你刚才唱的诗,其中有一句是‘立饮河水忘情缘’对吧。” 孟婆微笑着点点头:“小友真是好记性,确是‘立饮河水忘情缘’。” 邢傲飞脸色发青:“所谓的孟婆汤是不是就是奈何桥下的奈何河水?” 孟婆笑容有些勉强:“小友玩笑了,明明是老太婆我熬制的汤水,怎会是奈何河水。” 邢傲飞低头看看碗中再次确认了一下,抬头确信道:“你确定不是奈何河水?为什么我看到碗里有一条小鱼呢?” 孟婆眼睛上挑,看着它处:“什......什么小鱼,我怎么看不到。” 邢傲飞嘴角抽了抽,心道:你斜着眼睛看上方干嘛,是在逃避吗? 碗中的小鱼翻动着无比风骚的身姿,向邢傲飞展现着它充沛的活力。 “孟婆大人,真的是有鱼啊。”小萝莉女娣蹦跳着过来,翘着脚看了看邢傲飞手中的碗。 孟婆无法掩饰,尴尬地笑了笑道:“哦,我刚想起来,这个碗可是个宝贝,叫......叫什么来着......哦,对,叫游鱼碗。只要注入我的孟婆汤,画在碗底的鱼就会欢快地游动,惟妙惟肖哈哈哈。” 邢傲飞颤抖着手,端着手里的碗:这个游鱼碗一定是你现编的,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碗还有名字。 小萝莉一副感觉很厉害的模样,忽然惊叫道:“哎......孟婆大人,这条鱼为什么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哎呀呀,现在还翻肚啦?鱼鳍还在胸口画着什么?哇,画的十字架啊,好厉害的碗啊。” 邢傲飞看着碗里面翻起肚皮的鱼,心中大声喊叫:拜托,你是地府的鱼好不好,干嘛画十字架啊,你应该双手合十不是嘛。还有你干嘛一副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我,不是我把你捞起来的好不好。 孟婆微笑着一把抢回那个碗,右手轻巧的一勾,一个巨大黑影掉进奈何桥下的奈何水里,发出“扑通”的巨大声响。巨大的水花溅上奈何桥,撒的众人满身都是:“哈哈,哪有鱼啊,哈哈。” “你刚才不是说这个碗叫做游鱼碗么?”邢傲飞擦擦被溅起水花洒得满脸都是的河水,看着孟婆问道。 “哦,那个啊。哈哈”孟婆转过身去,不知在做着什么,再次转身回来,只见碗底画着一条鱼的形状。 不过这个画的实在不怎么好看,跟幼儿园小盆友画的没什么区别,“你看,鱼不是在里面么?主要是没水,啊,不是......主要是因为没有孟婆汤,你看......”孟婆不知从哪里提出一个小铜壶,将水倒入碗中,不过因为墨迹未干,碗底的鱼慢慢被水化掉了。 “......”众人面面相觑。 “你就喝吧。”孟婆拐杖也不要了,冲上来就想把水灌进邢傲飞的嘴里。 邢傲飞绝不肯喝,朝天边一指:“我擦,有只鸟!” 众人被他话语吸引,朝他手指方向看去,却忽然想起,天空有只鸟有什么稀奇。再转过头来,却发现邢傲飞已然抹了抹嘴巴,道:“好喝。”而碗早已不知扔到何处了。 邢傲飞指了指桥的那边问道:“那边就是轮回处是吧。” 判官谄笑着点点头,邢傲飞一把抓起小萝莉就朝奈何桥对面跑去。 七栋金碧辉煌大门就那样突兀地挺立在彼岸花丛中,每栋大门上皆有一块巨扁,分别写着:人、天、阿修罗(三善道)、地狱、饿鬼、畜生(三恶道)。最后一个则写着重生门(中性)。 邢傲飞不禁汗然--这明明六道轮回,什么时候变成七道了?他从大门旁边绕过,看看门后,却只看到无尽虚空。在那虚空之中,有一道星光漩涡在有韵律地旋转。 不管那么多了了,邢傲飞一把推开重生门。门巨大却很省力,只是轻轻用些力气,便自动洞开。邢傲飞拉着小萝莉抬腿跨了进去,万道金光闪过,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里。 “轰轰”一阵巨响,重生门如同被巨力挤压般,不断变扁变细,终化作虚无中的一个奇点。 五个身影慢慢走来,看着重生门消失的地方哈哈大笑。带头的是一名高大的黑脸男子,只见他面黑似碳,一缕银髯飘洒前胸,额头上一轮弯月发出柔和的光芒。 判官、孟婆冲他恭敬行礼,牛头马面退让在旁。判官嘴中念念有词,脸上青紫顿消。他肃容,与刚才谄媚模样判若两人:“包大人,您要求我办的都办妥了。” 包大人捋捋胡须笑道:“我观这小朋友造化不浅,福泽身后,你们看过轮回簿吧,这小朋友可是十世神医,这造化可是无人能匹。” “可惜这小友不识好歹,毁了为他精心准备的延迟天命系统副作用的汤药。”孟婆伛偻着腰背,叹口气道。 “哎......的确没料到这小朋友如此的......圆滑。”包大人面色沉了下来,“不过,一切都在预料中,女娣不是就被拉去重生了。所谓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 “包大人您看,”判官从虚空中拿出一个厚大而陈旧的本子,上用朱笔题了三个大字--生死簿。只见判官手指轻点,本子自动翻开,到一页才停止,只见上面一个名字正在逐渐变淡,“他已然不在三界中了。” 包大人笑了笑,仰望上空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chinazl56.com